首页 > 专题专栏 > 宣传专栏 > 正文
        为挽救重度烧伤女儿的生命,49岁的王五兰在不到一个月时间三次割皮。她说,只要女儿能好起来,只要需要她的皮肤,无论多少次,无论有多痛,她都会继续。

  10月28日上午,在市二院四楼烧伤二科的病房内,家在凤泉区潞王坟乡前郭柳村的郝宗瑞正在照顾病床上的妻子王五兰。两天前,王五兰刚做了第三次献皮手术,这次献出的是整个左腿大腿和部分小腿的皮肤,她的皮肤被移植在17岁的女儿郝雪婷身上。

  尽管窗外阳光明媚,但夫妻俩心情格外沉重。一提起9月22日晚发生的事情,王五兰忍不住流下眼泪。因为头部已经两次献皮,目前还在包扎着,情绪激动的她捂着头,哽咽起来。

  那天晚上8时许,打完零工回家的王五兰感到疲累,就在屋里休息。懂事的二女儿郝雪婷像往常一样,走进厨房准备给妈妈做饭。在河南职业技术学院上学的她,因为学校尚未开学,就一直在家里帮妈妈洗衣做饭。

  听到“砰”的一声巨响,王五兰赶紧跑过来,看到厨房已经着火,巨大的冲击力穿过窗户,将院子里的电动自行车引燃,她推测可能是燃气泄露引起的火灾。此时女儿脸色苍白,头发烧焦,身上衣服几乎烧完,但却感觉不到疼痛。

  本来以为只是烫着了,可一会儿工夫,王五兰看到雪婷手上的皮肤全部脱落。家里人赶紧把雪婷送到了市二院,没想到这一去就住进了重症监护室。经医生诊断,雪婷全身多处火焰烧伤,中度呼吸道烧伤和爆震伤,为特重度烧伤病人,病情危重。

  为了避免感染,雪婷需要植皮。直系亲属植皮排异性几率小,王五兰主动要求献皮。“雪婷爸爸几年前动过大手术,身上有很多疤痕,不符合献皮条件。大女儿也愿意献皮救妹妹,但她才26岁,以后还要恋爱结婚,我不想让孩子承担。”王五兰说。

  就这样,从9月30日开始,王五兰三次献皮,分别取了左右腿大腿的全部皮肤,右腿小腿部分皮肤,两次取了头部的皮肤。为了节省费用,王五兰选择了便宜的纱布,每天换药都撕心裂肺的疼,她不得不咬着床单拼命忍着。

  市二院烧伤二科主治医师杨来新介绍,孩子烧伤后,王五兰主动要求献皮,并且特别配合医生的诊治。已经分三次从她头部和左右腿取皮,目前王五兰恢复得挺好。

  郝宗瑞说,家里经济收入微薄,治疗烧伤花费巨大。自己几年前动过大手术,花光了家里积蓄,平时只能打点零工赚取生活费。一个多月前,自己又因胆结石住院,没想到出院没多久,女儿又遭遇不幸。幸好爱心人士纷纷捐款,帮助他们暂时渡过难关。

  女儿仍然在重症监护室,王五兰格外牵挂。“女儿从小就懂事,这次是为了给我做饭才烧伤的,我心里感到特别愧疚。不管多么困难,为了女儿让我献多少次都行。”王五兰说。